大山中的日本军装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信息公开     |      2020-01-16 21:14

皇家赌场游戏网址,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在察哈尔境内,有个叫火烧寮的山坳,在上个世纪30年代,这里的老百姓不少人穿着日本人的军服,令进山人都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 张学良奉蒋介石的命令,必须全军撤出东北,不能对日本人放一枪。命令一下达,军官们议论纷纷,不少人都在埋怨:有枪有弹却要逃跑,这算什么事!但军令如山,军官只能把满腔愤懑压在心底,默默地撤军。 军队后来驻扎在江南地区,张学良任豫鄂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专对付共产党。这时,部队的正直官兵都义愤填膺:这叫打仗吗,放着小鬼子不打,专打自己人。此时,蒋的嫡系部队也对这么多的东北军很提防,他找个借口和老蒋说应该把他们调往西北八路军的大本营去“剿共”,老蒋想想也是,一纸调令让张学良到西北去。为了防止意外,老蒋把东北军改编了一部分,张学良带着剩下的一部分东北军奔赴战场。路上,大家的情绪极其不稳,本来没有打日本,大家已经很愤恨,现在,老蒋又把弟兄们拆散了,谁能不气愤呢?张学良也很后悔,他原来执行老蒋的不抵抗政策也有自己的私利,为了保存实力,可现在面临实力被蚕食的处境,又去打战斗力极强的八路军,真是前途未卜啊! 大家的情绪十分低落,一路上,低声嘀咕,悄声骂老蒋。行到晋察冀交界处,一位杨营长看到不远处有日本人的工事,说什么也不肯走了,他大骂道:日本人就在不远处,老子准备留下来打他,要我走,除非毙了我。少帅过来劝他几句仍无济于事,知道他的火脾气,便不再劝他了,给他留下了几箱子弹和两挺轻机枪就走了。杨营长看着日本的工事,恨得咬牙切齿,他把子弹和机枪藏在山洞里,准备去探探虚实。 转了几天,他一无所获。一天,他在一个小酒店里喝闷酒,只见几个汉奸耀武扬威地走进来,大声呵斥伙计拿酒菜来。不一会,满脸堆笑的伙计给他们摆了慢慢的一桌酒菜。杨营长不动声色,悄悄地探听他们说什么。只听得为首的那个汉奸悄声说:弟兄们,今天我们好好地喝一顿,明天得保护皇军的车队。说完,大声叫道:喝!不一会,嘈杂成一片。杨营长结了账,赶快走了出来。一路上他想:现在敌人的工事在西边,这个据点也不算太大,再往西没有大的据点,并且南边和西边都是山,车队要来肯定从东边来,对,就埋伏在东边。这样一想,他浑身是劲,就在东面的一个隐蔽的山坳里埋伏下来,子弹和机枪都放在身边。再看这地势,三面皆山,只有北边有条小路可上,正前方正是一条东西方的大路,这个位置打埋伏合适不过了。杨营长心里有点遗憾,那些战友们嘴里整天嚷嚷,可要留在这里却只有他一人,唉……管他呢,我一样打他一片。 第二天,等了一上午,没见动静,杨营长的脸、手被山坳里的蚊咬得都肿了,他沉住气,嚼了几口干粮,仍旧耐心地守候。 下午三点左右,随着沉闷的汽车爬坡声,一行五辆汽车拉着满满的一箱箱东西蜿蜒而上,车上坐着一些士兵,他们瞪着眼,巡视着。好,杨营长看到了敌人十分兴奋。等第三辆车进入埋伏圈后,他的机枪打响了,突如其来的火力使敌人措手不及,第一辆车的棉衣燃起熊熊大火,第二辆车也爆了,把大米洒得到处都是,第三辆车是弹药,巨大的轰炸声使敌人尸横遍野,第四辆因为挨的近也被炸着,第五辆车猛然停止,日本人的应变能力就是强,一大群日本人从车上跳下来,叫嚣着冲上来,原来第五辆车拉的是士兵。一大片敌人在机枪的扫射中倒下了,杨营长高声大喊道:妈的,就是痛快!敌人的冲锋暂时停止,杨营长赶快装弹夹。敌人看了看地形,不由得叫苦,连对手的影子也看不到,周围都是些悬崖峭壁,怎么办呢?就是连迫击炮也被炸毁了。带队的少佐连忙派了几个跑得快的兵绕过这座山去据点报信,他一面把队伍分成左中右三个方向,又向山上冲去,一面让投掷手投掷为数不多的手雷。杨营长怕这个,因为他只有一个人,应付不过这么多的火力。第一要务还是把敌人的投手雷的鬼子结束了,他端起枪,一阵扫射,一片手雷队倒下了,虽是这样仍被一颗手雷把腿炸伤了,他咬着牙扎住流血的腿,一看,几队日本人几乎要上来了,他大喝一声,一队队倒下了,血染红了山路。日本人停止了进攻,龟田少佐看着眼前的一片尸体,愤怒到极点,他沉思了一下,对翻译官吩咐了一番,翻译官走了。 这一阵打,杨营长的眼睛都红了,他摸着发烫的枪膛,心想鬼子在搞什么名堂,管他呢,正好趁这段时间休整一下。 隔了十几分钟后,战斗又打响了,敌人又是老办法进攻,杨营长很迷惑,但众多的敌人让他来不及细想。喷射的枪头喷不尽他满腔的怒火,震耳的枪声吼不完他无尽的仇恨。 正在这时,他的右臂一麻,同时听到了一声从背后传来的枪响,他猛地回过头,看到十几个日本人在一个老乡的带领下从后面爬了上来,他正想端起枪,左手又是一麻,血涌了出来,他恨得大骂那个老乡:“汉奸,老子死在你手里了。”那个老乡嚅嗫道:他们逼我,还没有说完,就被翻译官给打死了。翻译官大笑道:“抓活的,看看这小子什么来路。”杨营长垂着头,好像是失血过多,没有一点精力了。十几个鬼子上去,把杨营长团团围住,踢了他几脚,杨营长无动于衷,呜里哇啦了一通,笑了起来,一个鬼子蹲下身就要拉杨营长,正在这时,杨营长把藏在衣服里的手榴弹拉着了,鬼子一看不对,赶快就跑,还没跑出半步,一声爆炸使他们飞上了天……可惜杨营长在后,什么话也没来得及讲,也随鬼子一起血肉横飞了。可惜这位决心抗日的英雄,英年早逝了。他的壮烈牺牲给贪生怕死的东北军上了庄重的一课…… 日本人收拾完战场,后撤走了。当地的老百姓站在火烧寮口,集体遥拜杨营长的英魂,一边烧着纸,一边痛苦失声。拜完,他们看着满山的尸体说:“这些小鬼子的衣服不是很好吗,要不我们脱下来穿着吧,省的没有衣服。”大家觉得对,就纷纷跑上去,开始剥鬼子的军服。好容易剥下来,他们都很奇怪,怎么日本鬼子的胸前裹着一块白布呢?胆大的人俯下身子,把鬼子胸前的白布扯下来,一看,啊,是女人,许多人不信,就去扯下来,一看,几乎都是女人,怎么,鬼子里有女兵,他们带着满腹疑问,下了山。 一个月后,一支八路军的小分队经过这里,他们进村找老乡,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的日本鬼啊?但一细看,原来都是老百姓。他们迎上前去,询问究竟,老乡们便把杨营长这段慷慨悲歌的故事告诉了他们,末了又问:“怎么鬼子里有这么多的女兵呢?”队长说:“这些女兵也不是日本鬼子,她们是朝鲜人,是被鬼子抓来顶枪子的……”队长临走时吩咐:千万不能再穿日本军服了,不然让鬼子看到,哪有活命在呢?老乡们连忙点头称是…… 如今,战争已经过去70多年了,每逢阴雨天或黄昏时,在火烧寮这个地方,一阵阵喊杀声还不断地传来,令过往的路人不寒而栗。但村人说:不要怕,那是杨营长的英魂不散,他在打日本鬼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