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不到的恋人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信息公开     |      2020-05-06 00:35

“就你这脑袋,看书不行,估计要把书吃了才有效。”“额……”在小旧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登科已经走了。看着他的背影,就那么一个背影,没有过于华丽修饰的语言,却让小旧在今天都迟迟不敢忘,迟迟不敢忘。

有本书上说:长年阴郁的女子会变丑。因为离心脏近的位置长年不见阳光、青苔开在脸上。

天下有些事情是谁都无法解释的。就像日全食之于古代的人类,他们以为是天狗食日,于是敲锣打鼓,太阳出来的时候,便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却不曾想到全都是自以为是而已,到头来所存在的都只是一场卑劣的演出…她做着以为对的决定,他遵从也许这真是对的选择、故事的开端结尾,不过是明明彼此喜欢。只是他们并不曾告诉对方。他们都那么以为,他们只是曾经在一起,而并未相爱…

旧日旧年旧时光、然后惹旧了人。

有时候觉得,从相遇,相识,相熟,到相知,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它是怎么会发生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亦如,你能清楚的记得你同死党是如何熟络,和哥们儿是怎样才会开始两肋插刀?

这是小旧转过身,背对着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生,暗暗的对自己的默许。这个故事要怎么说呢,可以容我絮絮叨叨么?小旧,你说呢?

那是个好天气的晚上,部门跟部门间的聚会,在小旧附近大学的KTV。不巧的是小旧去了,很巧的是张登科也去了。小旧坐在一个角落里,灯光筹影间小旧可以看见他好看的侧脸。KTV对于小旧来说,不是特别惊喜的,因为小旧从不唱歌。小旧是爱唱歌的,只是她没有那份勇气。她怕自己唱的不好听,虽然没人会介意,但是,她只想把好姿态展现给他,即便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意。部门里是有敬酒的习惯的,作为部员要敬部长,当然,部员与部员之间,还存在着一种叫做打通关的酒戏。

小旧在整理部门文件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名字,小旧在吃饭的时候听到他的事情,小旧在宣传栏上看到他的事迹,小旧在其他干事口中明白他的能力。原来,他是这所学校的风云,很多人所崇拜喜欢的一个人物。原来在她遇见他之前,很多事情就像可口可乐那样早有了生产日期。

他是幽默的,他是可爱的,他是帅气的。

大学的生活是无聊的。一个月班主任见不了几次面,一个星期上不了几节课,一天同学说不了几句话。所以有很多人的声音开始躁动,“难道我苦苦期待的大学生活就是这样吗?”现实通常会残酷而又诚实的告诉你,“它,是的。”

命运常常喜欢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在遇见的时候,就写好了结局。它不是像茶,人走了会凉人来了又暖。她知道当她遇见他就连卑微的灵魂都有了香气,但那也只是相遇。

沈多多说这部电影,之所以红,不过是因为,沈佳怡终牵手婚纱笑容的不是柯井腾。

九月的风,永远没有小旧的心情来的淡定许多。

小旧在图书馆碰见了他。没有剧情,没有脚本,没有刻意安排,就那么不偏不倚的遇见。小旧只是在看一本书,抬起头,他发现那个靠在窗边翻书的男生有陌生的熟悉,忘了说,小旧是近视眼。只是在他抬头的那么一刻,小旧似乎看清熟悉的眉眼,还有她惦念不忘的笑颜。这让小旧在很多年的今天,都疑惑,那时候,近视的自己是如何在那么一瞬间就清晰了有他的世界,难道,那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这样的解释会不会太土。

宿舍是六人间。是小旧和闺蜜喜欢的格式。后来有很多的人埋怨六个人太挤,没人知道小旧的想法,一个人平静,两个人贴心,三个人寂静,四个人冷清,五个人嘈杂,六个人热闹。搭完蚊帐,塞好棉被,小旧躺在床上,闻着刚刚从工厂生产出来的被子的味道,小旧觉得有点放空,该出去寻觅食物来填充一下。

于是,夜晚,鸭舌帽,白色耳机线,小旧。

红色的小小行李箱,压的很低的鸭舌帽,腰上还挂着被老爸说的很破旧的白色挎包,小旧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因为闺蜜的姐姐说过一个人想要表明自己独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独自去大学报到,于是小旧就这么潇洒的走进大学的校门。

是的,我的爱,很透明,就像你脸红的干净。是不是每个人都会遇见另外一个这样的人呢,他在你身边,同你分担一切,同你笑,为你哭,你们可以牵手,可以说私密的事情,却唯独不能说一句关于他的真心话

所有的电影桥段不过是为了之后的主角,所有的主角不过是为了后的剧情,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

抓不住旧年后的尾巴,风很凉。下着雨呢。

因为悲剧所以触动心弦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触摸不到的恋人相信在平行的时空里能够永恒。

来接小旧的是一个学姐,穿着蓝色的耐克上衣,牛仔短裤,戴着眼镜,一头很直很直的长发扎成了马尾。她帮小旧拉着那个亮红亮红的行李箱。看着学姐的头发,小旧想起在高中她和闺蜜一样拥有一头又直又长的头发,只是在高三,去修头发的时候理发师将它剪坏了,于是小旧干脆剪了它。小旧一向不是干脆的女子,只是她觉得自己应该有勇气去做一些事,就像她要面对和闺蜜的分离一样,要有足够的底气。

历届学生会都会有院团委学生会新干事培训,培训的人大多是老干事。小旧被分在精英七班,小旧是在他进入教室,在黑板上端正写下张登科三个大字时才发现原来,他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男生,原来,也是学长。小旧的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这一发现而微微悸动,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欢呼雀跃。

于是小旧参加了学生会。经过面试笔试再面试,小旧成功被总院学生会录取。

小旧对自己说,其实我也想做一个早点睡觉的好姑娘。每天,小旧都会在凌晨看第一个访问他的空间,在凌晨之前后一个进入他的微博。他们偶尔也会相互留言,只是每一次他给她发的晚安,都变成她一个人的早安,一个人的早安。我藏起来的秘密,在每一天清晨里,暖成咖啡,安静的拿给你。

小旧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似乎每一片湿软了的地方都是张登科张登科张登科这三个字。他唱歌唱错了歌词会吐舌头,小旧爱极了他的这个小举动。小旧觉得,他是她呼吸的心脏里的曾经遗漏的缝隙,而今,又在自由的穿梭,行走于心间。

看着来迎新的学长学姐,小旧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期待会是有一个学长来迎接她,帮她提行李,带着她熟悉校园。因为小旧的心情其实是糟糕的,闺蜜在离她一个市外的地方读大学。

终于看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然后没哭没笑没懂了。

“巧啊。来看书啊。”“嗯,陪室友来的。”明明是平常不过的话语,小旧貌似使了全身力气来回应。

仿佛一切的开始就如同文字可以在笔尖的触摸下流淌出来那般自然。刚开始,因为同是总院的,小旧是干事,而他是部长。虽然不在同一个部门,却常常因为相同的任务而开始有所交集。很多年后的今天,当小旧听到一句歌词:第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时,会失神的想,如果没有那么多可以相见的当初,记忆是不是就会少一点,想念是否会少一点,痛苦是否会浅一些。但是哪来那么多的如果呢?除非自己可以超越光速,倒退时光。只是,改了如果的人,人生会过的无憾,却少了该有的精彩。那么,相爱了,却不能相守,是美丽还是遗憾。不论是美丽,或是遗憾,小旧始终记得那个少年,记得,他第一次醉酒的模样。

小旧还是记得在他们之后的第一次相遇。那是一个没有风的天,小旧被室友拉来所谓的图书馆。很多女生都认为图书馆是一个邂逅帅哥的好地方,所以,室友美其名曰的为了邂逅她伟大的爱情。事实证明,就是花痴女生的理论,有时候还真心靠谱。

我在离你们近的隔省。还好还好,不过几十公里而已。

我决定还是开始忘了,因为,你看,我输到连心都空了。

在穿过一条树荫小道时,有两三个男生跟小旧擦肩而过,可不知怎的,其中一个却将小旧的帽子撞飞到地上。那个男生捡起帽子戴到小旧头上,说了句不好意思。当小旧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她身后好远的位置,小旧还没看见他的样子,只听见后面的那些个男生起哄说:“登科你怎么又……”后面的话小旧没听清,被风抢去了节拍。

似乎当你很想很想一个人的时候,总是遇不见他。当遇见了他会后,会天天看见他。从图书馆之后,小旧可以常常遇见他。走路的时候,会看见他在某个地方打电话。吃饭的时候,会看见他从树荫款款走来,在阳光下同她打个微笑。下课的时候,同样会看见他握着书和同伴吵闹玩笑。